消費互聯網+ 產業互聯網 改變台灣的新面貌?

當大陸已將 互聯網+ 與產業新經濟劃上等號時,台灣如何從製造業代工為主體的經濟體,透由 互聯網+ 的思維來影響中小企業成為台灣經濟成長的主幹?

大型集團企業又要如何成為更靈活、更有智慧的機器人,跟上全球發展的腳步?

揭開「互聯網+」神秘面紗?

▲互聯網+ 大陸互聯網信息中心(CNNIC)《第36 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
▲大陸互聯網信息中心(CNNIC)《第36 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

許多國家和企業都在充分利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或物聯網,尤其在美、德等發達國家,「互聯網+」的應用早已提上日程,甚至是作為國家創新戰略的重點來研究和發展。

台灣在互聯網應用雖然領先大陸,但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是,大陸夾龐大市場和製造大國優勢,加上新的金融模式開放與手機網民逐年增長〈註:根據大陸互聯網信息中心〈CNNIC〉發佈《第三十六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六月,大陸手機網民規模達五.九四億,較二○一四年底增加三千六百七十九萬人,網民中使用手機上網人群佔比由二○一四年底的八十五.八%提升至八十八.九%〉,互聯網應用與發展已經為人所津津樂道。

於此,促進互聯網發展思維是否能再次引領台灣企業轉型崛起的關鍵,端看是否能順此風口起飛。

互聯網+ 到底是甚麼?是網際網路?是新興產業?還是新技術?

互聯網時代更強調是經營者思維、甚至是一種價值觀。過去互聯網應用較為普遍在於消費端,例如網路購物、即時通訊等,消費者可以透過網際網路進行搜尋、比價、購物、付款等等。但近年大陸互聯網應用隨著淘寶、小米出現,讓台灣電商業者意識到一股強大的壓力。

尤其大陸更要將互聯網拉到產業層次,提升製造業在全球的地位,互聯網正在從以消費互聯網主導時代向產業互聯網主導時代轉移,於此互聯網被劃分為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

伴隨萬物互聯,大數據、雲技術、超級計算等技術的發展,「互聯網+」思維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互聯網+」是雷厲風行的洗牌, 是更新換代的關鍵,也是迭代升級的風口所在。

今年,大陸提出「中國製造二○二五」 來迎戰工業4.0, 並指出順應「互聯網+」的發展趨勢實現製造業轉型;亦即互聯網思維已經從產品、服務到產業轉型,甚至是影響國家競爭力。在世界十大互聯網公司中,百度、阿里、騰訊和小米佔了四席,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和雷軍領軍的企業。以大陸消費互聯網三大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簡稱BAT〉成功經營模式逐漸成為解析案例,其動向也成為關注焦點。

於此,實體通路已死?線下實體通路轉往線上電商!數位行銷人才培育等議題更被廣泛地討論。當越來越多新聞媒體以「互聯網」做為專題報導時,我們不得不正視互聯網對於台灣或產業的影響。

互聯網議題已從技術層次拉高至戰略層次,決策者思維、商業模式轉變、組織創新變革等議題也備受檢核與考驗。

兩岸互聯網發展論壇台灣主辦之一的《數位時代》發行人、網路家庭董事長 詹宏志在此論壇中即表示,兩岸互聯網發展可謂「大有大的優點,小有小的美處」,或許未來某個階段,大陸業者會發現,台灣曾經走過的路,也有可以借鏡的地方,而大陸互聯網業者在眼下階段展現出的企圖心、高度、全球戰略,更值得台灣業者學習。

互聯網+ 傳統行業融合發展

互聯網+ 傳統產業迭代升級,滲入各領域
▲互聯網+ 與中國各行各業的水乳交融改變了消費者的生活,更顛覆了產業原有營運模式,該滲透力堪稱亞洲最迅速。

除了互聯網,大陸又提出「互聯網+」,學者與業界各自對這「+」號所代表的意義有不一樣闡述與解讀。

「互聯網+」理念的提出,可能較早要追溯到二○一三年騰訊QQ、微信創辦人馬化騰在一個會議上的發言:「互聯網加一個傳統行業,意味著什麼呢?其實是代表了一種能力,或者是一種外在資源和環境,對這個行業的一種提升。」 而大陸李克強總理的一句「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順勢而為,會使中國經濟飛起來」更使得「互聯網+」一詞再度火了。

大陸國家發改委對互聯網+做了明確闡釋:「互聯網+」代表一種新的經濟形態,即充分發揮互聯網在生產要素配置中的優化和集成作用,將互聯網的創新成果深度融合於經濟社會各領域之中,提高實體經濟的創新力和生產力,形成更廣泛的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和實現工具的經濟發展新形態。

互聯網真的這麼神奇嗎?

馬化騰於《互聯網+》書中提到:「互聯網不是萬能的,不必神話『互聯網+』,但互聯網將連接一切,會成長為未來的新生態。」

於此,有一說法,當互聯網產業和傳統行業結合越來越多,互聯網+很可能帶來第三次工業革命。

提到馬化騰不難聯想到其所創立的即時通訊軟體「微信」,跟互聯網+的關聯在於,其擴大了「人」和「傳統行業」的連結服務;微信如同一個「連結器」,打造出一個「互聯網+傳統行業」的生態出來,無論交通、醫療、教育、金融等各行業都有結合點。

微信從原本大家印象中的聊天工具成為互聯網+的連接器,微信提供一個開放平台,讓用戶可以長時間使用,設計出能夠各種解決方案提供顧客加值服務;亦即集合眾人之智,透由公眾號、支付功能加速人、社會與企業的串聯,從消費者需求擴充到民生需求,形成互聯網+行業。

不僅止於此,微信更開通城市服務功能,將醫療、交通、公共事務繳費等民生事務串聯起來,打造一個智慧生活圈,讓消費者〈人民〉更加脫離不了「微信」。

馬化騰解析「互聯網+」的背後,商業模式其實並不複雜;首先將線下服務連接起來,接下來第一需要支付系統,第二是廣告、流量,微信平台可結合用戶的地理位置、興趣、閱讀內容偏好,就能快速找到當時當地最適合、最匹配他的廣告內容;此時這些和騰訊合作的傳統行業的服務,就能轉成廣告,投放在體系裡適合的用戶。

以紡織業為例,在互聯網+時代原料、產能、設計這些紡織行業重要元素在互聯網上形成巨大的產業生態圈,利用互聯網交易平台可以有效地解決傳統 B2B商務交易中的資訊不對稱難題,打破傳統的利益體系,讓企業為消費者提供 CP值更高、更符合市場需求的產品。

紡織服裝業應當根據互聯網的特性、大資料和雲計算的集成與分析、電子商務的便捷制定變革藍圖,實現網路精準行銷和線上服務,有效滿足多元化、多層次的市場需求,這是紡織行業向價值鏈高端延伸的重要途徑。

從微信或大陸互聯網+ 行業發展,是否能成為互聯網+ 台灣或互聯網+ 產業的借鏡?以紡織行業的「互聯網+」為例,台灣紡織業也積極行動正在升級換代,從單純的銷售轉向生產、設計、製造、管道、銷售、管理、服務等,或串起上下游廠商形成產業鏈。(全文下載:消費互聯網+ 產業互聯網 改變台灣的新面貌?)

互聯網+智慧製造 完整解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