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型當到 數據紅利就來

鼎新電腦 市場營銷處資深副總裁 陳劉杰

時序進入二○一八,工業4.0的話題從來不斷,從智慧製造逐步演進到:數位化轉型和AI人工智慧與工業互聯網,尤其今年六月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公司在上海上市更是將工業互聯網的熱潮帶到高峰。隨著這麼多新興議題來看,讓我們對於智慧製造的本質和發展上有了更多來自不同的角度的闡述和觀點, 可以讓我們對智慧製造的本質上有更深刻的理解,不會把智慧製造就當做是機器換人或是引入自動化設備這麼單純來看待工業4.0。

話說數位化轉型,今年度鼎新年會我們邀請盧希鵬教授來擔任Keynote Speech嘉賓, 其中最引人注目與深省的話題就是引述馬雲: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但大部分人都死在了明天晚上。以此來期待所有的企業,都應重新來審視現有的營運模式,能接引我們到明天甚至後天嗎?若無法確定的話,企業最好以終為始,從後天來看明天,然後看今天該怎麼辦?因為過去成功的經驗,已無法讓我們維繫明天的成功了。

數位轉型引領商業模式變革

由此,所謂數位化轉型並非過去企業e化概念而已,因為資訊化時代技術手段有限,對於企業流程我們只能以數據的形式用人為的操作儲存下來,大量依靠系統與資料庫把將之轉換成結構性資數據。 而如今一系列新興技術逐漸在各產業和行業應用實踐和沉澱後,採取數位化轉型的企業,已在追求製造服務化等形成之新的產品和服務、新的商業模式和新的收入來源。

所以數位化轉型就是利用數位化技術如移動、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等技術來推動與優化其運作效率降本和進而展現出與競爭者之差異化價值。數位化轉型是技術與商業模式的深度融合,數位化轉型的最終結果是商業模式的變革。所以所謂數位化轉型就是便是基於IT技術所提供一切所需要的支持,讓業務和技術真正產生交互而誕生的。

簡言之,只有企業不止於IT而已,而是將組織活動、流程、業務模式進行重新定義, 所以數位化轉型的路徑其實應該是:企業資訊化、企業數位化、企業轉型、企業數位化轉型。以此觀點來看富士康為何要朝向工業互聯網公司轉型 ,就很清楚瞭解製造業正在面臨實體經濟+數字經濟=互聯網深度融合歷史機遇轉折期,正要朝向更寬廣的製造服務+科技服務價值轉型方向走去。

工業互聯網賦能數位化轉型

在這工業互聯網賦能製造邁向智造時代下, 工業互聯網面對製造業數位化、網路化、智能化發展進程中的主要困難,工業互聯網平臺透過提升設備與系統的數據集成能力通過對生產現場「人機料法環」各類數據的全面採集和深度分析,能夠發現導致生產瓶頸與產品缺陷的深層次原因,不斷提高生產效率及產品品質。也由此基於現場數據與企業計畫資源、運營管理等數據的綜合分析,就進而能夠實現更精准的供應鏈管理和財務管理,降低企業運營成本。

所以工業互聯網帶來的不僅僅組件是產品品質和生產效率的提升、成本的降低,此外還將通過將大量將大量工業技術原理、行業知識、基礎工藝、基礎模型規則化、軟體化、模組化,並封裝為可重複使用和靈活調用的微服務,降低應用程式開發門檻和開發成本,提高開發、測試、部署效率,不僅第三方應用開發者可以面向特定工業場景開發不同的工業APP外,也從此為企業引入一個新型的工業軟體架構,從目前大而全垂直分層的架構逐步轉向為以小而精易於敏捷開發,獨立更新和管理的工業APP上。

數據驅動數位轉型 釋放數據紅利

鼎新在「智能+」整體戰略佈局下,依託「一線三環互聯」的實踐路徑,鼎新認為要具備智能製造的能力必須經過: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三個階段。依此觀之,不少企業實現的機器換人跟智能製造其實不能等同,機器人作業仍屬於自動化階段。真正的智能製造,是要從製造端、供應鏈到銷售端實現數據對接與進而大數據分析,洞察出消費者需求並提高產業鏈效率,最後實現整個產業鏈和商業模式的顛覆與重塑。

有此企業因數字化而產生海量數據成為產業間基本運行的基本要素全景想像時,我們將可以更容易想像到:企業昨天所投入的各式資訊化ERP& ERP II (IT)和今天正在投入的智慧製造方案(OT)建設,以及未來企業在工業互聯網平臺上用工業APP將企業內外數據進行智能互聯形成的海量數據匯流(DT), 正在讓企業未來的營運可以進入到資訊深度自感知、智慧優化自決策、精準控制自執行的後天場景中。

雖說如此,但因為數據本身並不會自己創造價值,應用數據解決企業的問題(如訂單交付、降低庫存、提昇良率)才能創造價值,所以在數據即能源的理念下,鼎新相信今天的數據必將對明後天的企業來說產生深遠影響。尤其在人工智慧技術快速的發展下,企業能否有海量和乾淨的數據可以讓機器來學習,這正是現今人工智能發展上最重要的關鍵所在。

鼎新過去一直恪守「創造客戶應用價值」理念,現在我們更堅定的要在此利用因輔導上線後系統所產生之數據,用來改善企業管理議題和提昇競爭優勢的基礎上,持續不間斷的引用新技術和運用工業互聯網平臺架構提供客戶雙態IT的穩敏雙態應用,要在此數位時代與數位經濟下為客戶釋放數據紅利「創造數位價值」。